业务邮箱
IV3fG95x@googlemail.com
首页 » 地图> 正文

天涯明月刀ol之将军坟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13:28

我不知道我是谁,从我有记忆以来,就只认识一个老乞丐,是这个老乞丐收养了我。是的,我是一个孤儿,我没有名字,很多时候,我都叫老乞丐给我取一个名字,这样叫着方便些,但是每一次老乞丐都说,他不会取名字,久而久之,我也就不在执着了;除了老乞丐以外,我也没有其他的亲人,听老乞丐说,捡到我的时候,除了包裹着我的小被子,就只有我脖子上的一半块玉了,再没有别物。我们生活在开封城最肮脏、最混乱,也是最破败的一个地方,这儿有很多乞丐,也有很多流氓恶棍。每天,我就会跟着老乞丐去开封城里乞讨,但是,我们不会去城里最繁华的地方,生怕自己脏乱的身体碰到里面那些光鲜的人,从而招来一顿毒打,这种事情其实经常发生。前不久,和我们一个地方的一个乞丐跑去了城中心乞讨,然而这个乞丐,最终却在也没有回来,后来听说是因为在城中乞讨的时候,不小心碰到了一位小姐的衣服,被那位小姐的男伴活生生的打死了,呵,说什么唐突了佳人这样的话,为了这种理由,就硬生生的要了那乞丐的命。可是这样又如何,没有人在乎这种事,也没有人在意,更不会有人去说理,死了,也就死了。从那之后,我跟着老乞丐,再也没有深入的进过开封城,都是在开封城的周边进行乞讨。再说起那个被打死的乞丐,其实我和老乞丐是认识他的,他叫二狗,这个名字还是他自己取的呢,听他说,这是有一次去边上的村子乞讨的时候,听那儿的人说贱名好养活,于是他就给自己取了一个这样的名字。我今年7岁了,二狗也就比我大三四岁的样子,说起我们的相识,那真是一场‘腥风血雨’啊,说实在的,那次还真就碰巧了,我们都在开封城的北面乞讨,那时的天气也不是很好,阴风沉沉的,所以行人也就相对来说要比平时少些,当时我也是饿极了,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,居然抢了几只流浪狗的食物,拔腿就跑,后来被那几只狗追得上天无路,下地无门的,虽说有些夸张了,但是也不为过,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,是二狗救了我,我那时那么小,如果不是二狗及时的救了我,我这条命,恐怕就交代在那儿了,所以,说起来,我是欠他一条命的。当时听到他被打死的时候,我很恨,想都没想,转身就往城里跑,想去给他报仇,那可是我唯一的朋友,就这么没了,我能不恨吗?但是老乞丐一把就拉住了我,凭我怎么挣脱就是挣脱不了,我转身就朝着老乞丐吼去:“那是我朋友,我唯一的朋友,他还救过我的命,”我也是气急了,想都没想的就吼了出来,老乞丐也不在意,只是看着我的眼睛,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你,拿什么去报仇?”我当时看着老乞丐的眼睛,硬生生的打了个哆嗦,血液瞬间就冷了下来,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种眼神,那时的我也还很小,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眼神,但是,从那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想要现在就去报仇的想法了,我把这份恨意,藏在了心里,那也是我唯一的一次,和老乞丐吵架。后来,老乞丐也死了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,只记得那次早上醒来,他就这样浑身是血的躺在我身边,早已没有了生气,当时的我没有害怕,只有伤心,生活在这个地方的我,已经见惯了生死,早就麻木了。当天,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,硬生生的把他背到了开封城外尧山那一带,亲手挖了一个坑,亲手埋葬了他,亲手立了一个墓碑,却在上面什么也没有写。恭恭敬敬的给他磕了三个头,就往回走了。二狗死了,老乞丐也死了,这个地方,已经没有什么在值得我留恋的了,也就可以安心的走了。早些时候,我经常可以看到开封城外有着很多人在比武切磋,就心生向往,而最让我心动的,则是那些身着盔甲,背负弯弓和长枪的身影,后来才打听到,那些,都是燕云神威堡的弟子。想着这次回去,我就沿路乞讨,如果能活着到燕云,我就到神威堡去拜师,想到这里,我就不由得加快了脚步,争取早点回去,拿着我平时乞讨用的碗,就立刻起身去燕云。而就在这个时候,所料未及的事发生了,我碰到了经常在尧山这一带出没的强盗,被他一个横扫,顿时飞出去了,撑着最后的力气,看着那强盗向我跑来,心头升起一股无力感,‘二狗、老乞丐,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来陪你们了,你们等等我’,心头默练完这句,就昏了过去,当时,我并没有看到,有一个身影,快速的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。没多久,我就被一阵强烈的恶心感给弄醒了,醒来才发现,我正被一个穿着盔甲的人扛在肩上狂奔着,肚子硌在他的盔甲上,一阵的难受,头还朝下,感觉都大脑充血了。“快放我下来,”我虚弱的喊着。那人一听到声音,赶忙就停下了脚步,有些吊儿郎当的回到道:“哟,小子,醒了呀,感觉怎么样,还好吧?”“放我下来。”我再次声明道。“啊,哦,好的,这就放你下来。”那人说完就一把把扛在肩上的我拽下了肩,砰地一声,丢在了地上,摔得我脑门一阵发晕,我也没有心情去计较,爬起来就蹲在地上干呕。“小子,你也太脆弱了吧,我就这么轻轻地摔了一下你,你就成这副样子了?”那人一脸稀奇的看着我,也不嫌脏的蹲了下来,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。我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就立马转过去继续干呕。那人看着我的样子,一阵的无语,小声的嘀咕着:“我长得也还不错啊,这小子什么意思,还有,这死鱼脸跟我们少堡主一个德行,看着就捉急,唉,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如此的想不开呢?”过了一会,我好多了,就慢慢地站了起来,学着看到过的那些江湖人的样子,朝着那人拱了拱手,道:“多谢这位少侠,我已经没事了,谢谢你的救命之恩,如果不是你,我早就死在了那强盗的手里。”“我八荒弟子,一般看到这种事都会相助,小子,你无须客气,还有啊,你下次道谢的时候,能不能不要绷着个脸,我看着有点瘆得慌。”我“……”“哦,对了,小子,你家在哪儿,我送你回去吧,你一个豆丁大的小屁孩,”说道这里,顿了顿,又瞄了我一眼,有些猥琐的继续说道:“虽然穿得破了点,身上脏了点,看着还是蛮清秀的,估计洗了更清秀,这夕阳西下的,多不安全啊,容易被捉了卖去小馆馆,那我罪过就大了,所以还是我送你回去吧。”我“……”能说什么,八荒弟子都这样?(其实我们八荒的弟子还是正常人居多)“不用了,我自己回去就行了,”说完我掉头就走,不想再去看他那张吊儿郎当的脸,我怕我忍不住。那人三两步的就追了上来,“那哪儿行啊,这俗话说得好啊,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到天,我不可能把你一个小屁孩扔在这的,虽说这儿离开封城近,但是还是不安全啊,”说到这一把就把我抱了起来,然后夹在手下,继续说道:“小子,指路吧。”在他把我一把抱起来的时候,我就愣住了,虽说前面也被这人扛在肩上跑过,但是那时候人头昏脑涨的,没有什么想法,现在再这样……,除了老乞丐,从来没有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我。我小声的对那人说道:“你就这么夹着我,不嫌弃我脏吗?”那人听了一愣了下,不屑的道:“嫌弃啥啊,我才到神威那会,在脏的时候都有过,你这算什么。”“你是神威弟子?燕云神威堡里面出来的弟子?”我激动得拽着他的衣服说道。那人瞄了我一眼,“除了燕云的神威堡,那还听过哪有神威堡吗?”“那你现在能带我去神威堡吗?我想去那儿拜师。”“现在?可以是可以,但是,你不回去给家里面的人说说吗?”“我、我没有家人,我是一个孤儿,被一个老乞丐养大的,现在,老乞丐也死了,更没有家了,我今天去尧山,就是去埋葬老乞丐的。”说道这里,我险些哭了出来,还好忍住了。“那好吧,我的任务已经做完了,我离开神威堡也有些日子了,回去看看也好,但是现在我得带你去洗洗。”……在开封去燕云的马车上,我和那人并排着坐着,这辆车上面还有另外几个江湖人坐着,后来,那些人也陆陆续续的下了车,最后,车上就只剩我跟那人了。话说回来,几天了,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在我正想问的时候,他先开口了。“小子,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,这一忙的,我竟给搞忘了,现在才想起来,你小子平时也不问,好了,听着,我叫韩凌,记住了吗,小子。”“嗯,我记住了。”回答完他的问题我就面无表情的继续看着窗外,一点也没有懂得起他的意思。韩凌看了我一阵(直接用名字了),有些无语了“我都已经自我介绍了,小子,你呢?”我转过头来,看了他一会儿,才说道:“我没有名字。”韩凌听了我的话,大手一挥:“你早说嘛,多大点事儿,为师的给你取一个,就跟着我姓吧,嗯,我在尧山那捡到你的,然后呢,醒来的时候又是夕阳西下的时候,就叫韩尧夕,怎么样,为师的取得还好吧。”说完还沾沾自喜的笑了笑。我脸上的表情有点绷不住了,“为、师、的?什么意思?”韩凌笑嘻嘻的在面上说道:“这几天我都在观察你,小子,我看你骨骼清秀,是块练武的好材料(少年哟,我看你印堂饱满,骨骼清秀,快和我一起来拯救世界吧),所以在你不知道到时候,我就收你为徒了。”心下暗暗嘀咕,这几天观察,发现,这小子骨骼确实不错,带回去便宜他们,还不如我自己收了呢,老子也是有徒弟的人了,你们一个二个的不让老子在门派里收徒弟,老子偏要收,不让我在门派收是吧,老子自己在外面收了带、回、去。我“……”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



百度搜索